打敗86%院線電影,網大的未來還有多少可能性?
頭條

2019-09-18 00:00:00

已經在網絡電影領域取得票房第一成績的導演林珍釗,向我們透露了這個行業的困境與希望。


“一開始大家都覺得網大很low,所以我們希望不斷提高自己的制作水準,逐漸改變大家的看法。”

 

已經在網絡電影領域取得票房第一成績的導演林珍釗,向我們透露了這個行業的困境與希望。


林珍釗


“網絡大電影”是這幾年剛冒出來的新概念,簡單來說,就是指由視頻平臺自制并首播(一般是獨播)的電影。按照這樣的定義,其實今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《羅馬》(Netflix出品)也算是一部“網大”。不過,國內的“網絡大電影”獨特的地方在于,它背后的創作者是一批在網絡平臺土生土長的青年。正由于草根出生,一開始的創作質量難有保證,“網大”從一開始就遭到諸多非議。

 

但這幾年,隨著視頻平臺的壯大,“網大”也在逐步走向精品化。從2017年的1892部縮減到2018年的1373部,“網大”向頭部集中,破千萬影片數量增長了近三倍。重量級“網大”的質感已經達到“電視電影”或“B級片”的水平。

 

數據發布于2019年1月4日

去年,林珍釗導演的《大蛇》以5078萬全網票房成為了行業第一,這個成績如果換算成院線票房,已經超過了86%的院線電影。而他接下來的《大蛇2》《倩女幽魂之人間情》(暫定名)又進一步加大了制作投入,其中《倩女幽魂》還請了原版的編劇、《哪吒之魔童降臨》的配樂師,眾多老戲骨以及熱門網劇的主演。“基本上你到橫店來,看不出頭部網大劇組和院線電影劇組的區別。”林珍釗表示。

 

那么,網絡電影還有多大的潛力?未來還有多少的可能性?帶著這些疑問,拍電影網Pmovie專訪了林珍釗導演,向他了解網絡電影的現狀與未來。



01

始于一批有理想但沒有機會的年輕人

 

土豆、酷6之后,在2008年冒出的優酷讓網絡影視真正開始爆發。那時候還沒有“微電影”的概念,而是叫“原創視頻”。彼時還在上大學的林珍釗,用DV拍攝了一部短片《第一部電影》,點擊量破千萬,被當地媒體競相報道。

 

在經過一段“短、平、快”的發展時期之后,愛奇藝在2014年提出了“網絡大電影”的概念。2015年是網大的第一個飛速發展期,由于門檻低,涌現出了一批有理想做電影,但沒有機會的創作者。“那時候基本上10萬、20萬就可以拍一部戲,然后回報可以達到大幾十萬、上百萬。因為視頻網站慢慢培養起了一批付費用戶,我們發現原來你花錢拍戲,居然有人愿意買單,或者平臺愿意買單,這就解決了生存問題。正是因為平臺的支持,整個行業開始瘋狂生長。”林珍釗對視頻平臺充滿了感激之情。


愛奇藝


優酷

這些創作者大多是草根出身,很多并沒有相關專業背景。林珍釗大學的專業就是和電影沒有直接相關的商務策劃專業。他電影思維的養成主要來自過去看的漫畫和老港片。“我從小學起就非常喜歡看漫畫、畫漫畫,這培養了我的一種習慣,就是在開拍之前,我會自己畫分鏡。在一些電影書里,我也學到了很多畫分鏡的技巧,后來周星馳、徐克、姜文,以及好萊塢很多導演的作品讓我更加堅定了做導演的夢想。”林珍釗回顧自己的學習經歷。


林珍釗執導的網劇《國產大英雄》,充滿了對經典電影的戲仿


02

趙文卓讓更多人看到網大的可能性

 

林珍釗執導的第一部網大便是趙文卓主演的《黃飛鴻之南北英雄》。這部電影還獲得了龍標,除了放映形式,你很難看出它與一般院線電影的差別。很多觀眾可能很難想象大牌演員會去出演一部網大,而這正是這次合作要去扭轉的觀念。



“趙老師是我特別喜歡的一個演員,‘黃飛鴻’系列也是我特別喜歡的動作電影系列,這部片作為自己的第一部網絡電影還是很有意義的。趙老師自己對影片的質量有很高的要求,我們拿著劇本跟他談了很久。”林珍釗團隊通過不懈努力與趙文卓達成了合作,最終成片“在當時的工業標準里,各方面還是比較扎實的”。而相比票房的成敗,這部影片更大的意義在于“讓很多藝人看到了網絡電影并不只有粗糙制品,還有更多可能性,于是慢慢有更多藝人愿意加入這個行業,這對網絡電影來說是個很大的突破。”

 

在林導看來,選演員更看重的是他所呈現出來的表演質感,其次也希望通過演員讓更多網大觀眾之外的群體對網大發生興趣,打破圈層限制。


03

試錯成本低,更有一種實驗的性質


雖然說網絡電影的制作成本在逐年上升,但相比院線電影,整體上還是低很多。所以對于一位年輕導演來說,從這里起步的“試錯成本”就相對較低。這個“成本”除了金錢還在于“時間”。一部院線電影從拍攝到上映至少要經歷兩年,這對于培養一個新導演來說是個很大的時間成本。而網絡電影的節奏相對較快,最快可以三個月出一部電影。所以林珍釗認為:“網絡電影更有一種實驗的性質,你可以玩實驗片!”


就像《大蛇》這部影片的片名,其實初看不是很“網大”,因為太過簡單而不夠聳人聽聞,取這樣的片名對林珍釗來說就是一種冒險。“其實很多人反對我取這個名字,他們提出《吞天巨蟒》《史前巨蟒》這樣更粗暴的名字,但我覺得這些很容易跟《狂蟒之災》混淆。我想要一種簡約大氣,又有一些童趣的名字,所以就叫《大蛇》。現在覺得這個片名有一種蠢萌的感覺,有一種網絡娛樂的精神在。


《大蛇》


敢于冒險,也是因為網絡電影的回報相對穩定,而且回報率整體比院線電影高。一般院線電影十部里只有一部是賺錢的,回報比是9:1,而網絡電影的比例應該是8:2或者7:3。“頭部導演能拿到的平臺評級是比較穩定的,只要題材把握好,故事流暢,一般不至于虧本。網絡電影的創作者比較懂觀眾,市場的不可控因素小。而院線電影的風險就比較大,再強大的電影公司都不敢對院線票房情況打包票。”林珍釗解釋道。


當然,網絡電影虧本的并不少,但主要是小量級的影片。因為現在依舊存在很多投機倒把的網絡影視團隊,很多其實不是真正的“內容人”,而是想通過網絡電影來撈錢的“外界人”。

 

04

新異題材,填補了院線的空缺

 

從內容上來看,網絡電影相比院線電影的優勢就在于題材的豐富性。這要就幾個層面來解釋,首先網絡觀眾更從獵奇的心理去觀看影片,其次早期網絡審查相對寬松,再加上前文所說的試錯成本低,這些因素共同促使網絡電影生產出更多新異、大膽的題材。


網絡電影第一個時代應該是軟色情跟暴力的時代,往后偏向于恐怖僵尸類,再到了后來就是古裝魔幻類,現在就是以怪獸題材為主,內容上比較像過去的‘B級片’”林珍釗總結道。


由于《大蛇》的火爆,現在怪獸、災難題材成為網絡電影的一個潮流。對此林珍釗也流露出的一絲憂慮:“今年應該有70多部怪獸電影,我其實不介意大家都來拍這個題材,只是怕過度的消耗會讓觀眾和市場又對這個類型失去信心,重蹈之前魔幻類題材的覆轍。”



但其實從這個題材跟風事件中,我們可以發現網大內部的一個重要轉變——從早期跟風院線,到現在形成自己的類型潮流。即將或已經到來的《水怪》《大雪怪》《大蛇2》《大鼠災》《陸行鯊》等片儼然形成了一個填補當下中國院線空缺的類型電影矩陣。

 

05

視效團隊一直固定,草根創作者們一起摸爬滾打

 

綜觀這些怪獸題材的網絡電影,在視效層面其實并沒有人們常說的“五毛感”,客觀來講,它們在有限的成本下,已經做到了院線電影視效的平均水平。

 

林珍釗坦言,其公司眾樂樂影視出品的第一部電影《筆仙大戰貞子》,由于制作費用少,很多視效其實是采用取巧的方法制作出來的。但現在該吊威亞的吊威亞,改建模的建模,逐漸按照工業標準去做。“早期制作充滿了各種奇思妙想,到了現在基本當作標準的電影來拍,作為一部電影來說,最終還是要出細節的東西。”林珍釗解釋自己的團隊已經沒有了過去的“草臺班子”感。



林珍釗監制的《大雪怪》視效展示

比較令人意外的是,林珍釗并沒有因為制作成本的升級,而把幕后人員大“換血”,相反,他一直使用最開始合作的視效人員:“一開始跟我們合作的視效團隊只有三個人,他們做的第一部戲就是我們的戲。現在他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‘墨攻視覺’,雖然也接一些院線電影項目,但主要是跟我們合作,可以說是一家純粹由網絡電影催生出來的視效公司,他們還有還為網絡電影專門研發出了一套制作流程和節奏。”

 

一群草根出生的團隊一起在實踐中摸爬滾打,創造屬于這個行業自己的規范和標準。這種集體拼搏的性質也許正是網絡電影能頑強生長的根源之一。

 

06

情節、人物是未來要強化的重點

 

網絡電影距離真正的精品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在林珍釗看來,《大蛇》的目標是先要把那個類型給做出來,接下來再看如何去完善,最重要的就是在情節、人物上如何做得更豐富。


“第一部我其實在創作期就弱化了情感層面的刻畫,我把它當成實驗片去看待,希望它是一部更簡單更純粹的怪物冒險片,它就是一個國產‘B級片’。第二部的話,我加重了人物的情感線以及強化了敘事方式,情節本身會帶出懸念性。因為第一部的危機性只是依賴怪物本身,但第二部的情節、主人公本身的命運也會拉著觀眾向下看。”林珍釗解釋《大蛇2》的改良方案。


《大蛇》


在林導看來,情節、人物的問題,不止在于編劇層面,更多是導演如何去講故事的問題。對于這個不缺投資、不缺機會的行業,林導認為最缺的其實是導演思維的提升:“頭部網大確實不缺投資,但我們希望跟圈外的一些成熟導演、制片人交流,像徐克、寧浩、郭帆和餃子等,跟他們做思維層面上的碰撞。目前網絡電影更多停留在對于視覺的追求上,在導演層面的敘事、刻畫人物方面,還是需要向這些成熟導演的討教。”


對于商業電影來說,無論在敘事層面還是技術層面,目的都是滿足觀眾。當這個行業不再只是追求視覺刺激,開始追求故事表達、人物塑造,就是這個行業真正開始進步的時候。

 

07

探索一種網絡“大片”

 

從去年開始,院線電影進入到了疲軟期,而剛剛風聲水起的網絡電影,在林珍釗看來,也存在一個明顯的天花板:“這幾年大家漸漸發現網絡電影能掙錢了,但最多只是畏畏縮縮地拿出1000萬出頭的資金去做片子,非常像2000年左右的中國電影市場,那時候沒人敢投一個億去拍電影。”

 

眾所周知,2002年張藝謀的《英雄》開啟了中國電影的大片時代,才讓電影市場火熱到現在。而林珍釗也在構想一個類似的可能性:“《倩女幽魂之人間情》(暫定名)僅制作費就2000多萬,總投資接近4000萬,其實更多是想要開辟一種網絡‘大片’的概念,如果只是為了掙錢,其實不需要用這么多成本去砸一部網絡電影,我們的目標更在于不斷突破行業制作的天花板,去激活更多圈外的人。”


《倩女幽魂之人間情》(暫定名)概念海報


每一部電影制作對林珍釗來說,都是在挑戰這個行業的極限。對于網絡電影的未來,他也充滿了樂觀:“目前愛奇藝有1億會員,優酷有大幾千萬,在未來我覺得這個數字可能還會再翻好幾翻,然后觀眾會養成每周或每幾天在網絡購買影片的習慣,到時候網絡電影會有票房上億甚至十億的作品出現,也會培養出自己的巨星、導演。”

 

08

“網大”這個概念終將消失

 

在國外,Netflix出品的電影一直受到來自傳統電影界的非議,包括斯皮爾伯格在內的導演都認為,一部只在網絡放映的作品應該叫“電視”,不應該被提名奧斯卡,“電影就該屬于電影院”的聲音不絕如縷。但這些無法阻擋流媒體電影迅猛發展的勢頭,目前Netflix已經正式成為好萊塢的“第七大”。

 

再看國內的“網絡大電影”,它算不算“電影”?隨著制作水平不斷地提升,未來它和“院線電影”還會有多少區別?林珍釗認為,當“網絡院線”逐漸成熟,網絡電影觀眾越發壯大,“網絡大電影”的概念將自行消亡:“院線電影上線網絡的窗口期在縮短,‘院網同播’的時代將很快到來,到時候將不存在‘網絡大電影’這種電影類型,‘網絡’只會是一種發行渠道,一部電影出來,你會考慮主發網絡還是主發院線,而未來的網絡平臺一定是一個巨大的電影市場,會慢慢變成主流的發行渠道。”


林珍釗


當網絡成為主流的電影市場,“網絡大電影”這個亞種類標簽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
Q&A節選


Pmovie:目前遇到的審查壓力大嗎?

 

林珍釗:網絡影視從一個三不管的時代進入到了需要被審查的時代,我們需要去適應。這個壓力主要在于需要更加熟練和規范,更加了解電影政策。《黃飛鴻》那部片其實是拿到龍標的,還有剛剛上線的《大雪怪》也是通過審查的。當然因為審查,我們的播出節奏會有所有影響。以前基本上就只是跟平臺來定時間,現在不行了,現在得確認了審查的播出號以后才能上線。所以對于目前整個行業來說,審查會成為上線前最大的一個門檻。

 

Pmovie:未來如果有更多院線大牌導演加入網大的陣營,您會感到競爭壓力嗎?如何去應對?


林珍釗:其實當他們愿意加入的時候,一定是市場更好的時候,一定會比現在過得更好,所以我是期待那個時代到來的。因為我們在網絡電影領域已經是游戲老手了,已經比他們更早地適應網絡市場了,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強化自身。那個時代很快就會到來,實際上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
采寫:元刀

    投稿/合作:pmovie-learn


原作者:元刀   
本文由 @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分享到
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相關推薦
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>
Top 极速时时彩哪里开奖的